快捷搜索:  

从NFT到数字藏品:潮落之后,谁在裸泳?

您的(de)浏览器不支持 audio 元素。 字号 超大 大 标准 小 以4.5亿落槌成交的(de)NFT数字艺术品、“无聊猿”系列的(de)成功、艺术家黄河山卖出了36万元的(de)虚拟房产……一个冲击叠上另一个,去年的(de)七、八月份,互联网产品(chanpin)经理“店主”在“鲸探”上买下自己的(de)第一份数字藏品。“价格相当便宜,十多块的(de)样子。那时候觉得一个东西卖上百就了不得了。”他(ta)成了国内最早一批数字藏品玩家,和人(ren)联合创立了数藏圈最早的(de)社群之一“元一村”。2021年8月初,“幻核”上线的(de)首批限量 300 个的(de)“十三邀黑胶唱片 NFT”在一秒内售罄。数藏市场的(de)前景看上去很广阔。后来有个略显苦涩的(de)笑话也佐证了这一点:“店主”花了二十几元成本买下的(de)藏品,600元就脱手卖了出去,而他(ta)最后一次得知它(ta)的(de)价格,是(shi)35万。
2022年6月份,“幻核”的(de)多个数字藏品出现了滞销情况。公(gong)众号“腾讯幻核”的(de)更新停在6月27日。7月20日,有消息称腾讯计划裁撤“幻核”业(ye)务。作为开拓者之一,它(ta)的(de)暂时退场,标志着国内数藏行业(ye)的(de)第一幕剧已经结束。
梦醒时分,满地跳蚤
据北青报报道,只要3万元就可以搭建(jian)一个H5网页的(de)数字藏品平台,3天左右就能交付。
跑路也很容易。解散群聊、下线APP、撤离客服,平台跑路三把斧。更有甚者,连平台都不必搭建(jian),借“有赞”等商城直接卖货,有买家在“黑猫投诉”平台上写道:“商家一直拖时间(shijian),不建(jian)立平台,到最后直接不理人(ren),公(gong)众号也没了,就直接跑路,骗我(wo)们(men)钱,客服直接说没办法退款,我(wo)们(men)都没有收到货,我(wo)也举证了,也不给我(wo)退。”
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搜索“数字藏品”,可以得到1502条结果。澎湃新闻(xinwen)统计了前500条相关投诉,剔除重复和不相关的(de)投诉,共计310条。其中,至少有24家平台涉嫌跑路。
在关于“虚假宣传”的(de)投诉里,买家们(men)常常控诉平台承诺的(de)“赋能”没有兑现。简单来说,“赋能”就是(shi)平台会承诺给指定藏品的(de)拥有者一些好(hao)处,譬如提早一小时抢购、免费拥有新的(de)藏品等等。等买家买下这些藏品之后,却发现自己手里握着的(de)是(shi)张空头支票。
还有一种虚假到了骨子里的(de)宣传。数字藏品和NFT虽有区别,但在“确权性”上却是(shi)一致的(de),即区块链上写明了藏品的(de)所有权。但有不少人(ren)在黑猫投诉上写道“藏品不上链”,最为极端的(de)一例:“联系客服索要上链查询方法无果。该平台用户群聊不允许用户发表意见以及存在质疑声,如质疑平台则会被该平台客服踢出群聊,并把你(ni)的(de)个人(ren)微信举报拉黑。”兜兜转转,还真是(shi)只买了张图片。而买家对(dui)这张图片的(de)权利,不比右键点击下载的(de)人(ren)更多。
此外,草台班子的(de)技术问题带来的(de)藏品不到账、藏品无故失踪,甚至平台将藏品全部销毁等苦果,也全都由买家来承担。
“千藏大战”
NFT市场数据与分析公(gong)司(si)Non Fungible发布2022年一季报数据显示,全球NFT市场在今年一季度出现了销售量、活跃钱包数量、买家和卖家数量的(de)同时萎靡。
国内数藏市场也同样遇冷。“幻核”停摆之后,“鲸探”发售的(de)数字藏品亦陷入滞销。但数藏平台还在增加。
据公(gong)众号“数藏舰”不完全统计,截至2022年7月9日,市场上相对(dui)正规的(de),即至少拥有H5或者APP登陆方式,以及微信公(gong)众号支持的(de)平台,已经达到820家。如果加上仅上线了H5的(de)平台,数量就会增加到1500家左右。
阿里是(shi)最早入场的(de)“大厂”。它(ta)旗下的(de)“鲸探”摸索出了一条把博物馆文物数字化的(de)道路。“鲸探”和“幻核”一起,为NFT改名“数字藏品”,强调其收藏属性,而不触及到国内对(dui)加密货币的(de)红线。
京东、百度、网易等“大厂”随后驶入市场。后继者中不乏“时藏”这样有央媒背景的(de)数字藏品平台。
背靠知名公(gong)司(si)的(de)数藏平台通常比较谨慎,不开放二次交易。“幻核”不支持流通,“鲸探”只能转赠,而且第一次转赠需在购入180天之后。
但“小公(gong)司(si)”就更冒进一些。据“数藏舰”主理人(ren)黄凯,“唯一艺术”是(shi)国内最早一批开二级市场的(de)平台,带火了一种后来被许多平台效仿的(de)商业(ye)化模式,就是(shi)所谓的(de)创世合成玩法:平台的(de)最早一批藏品的(de)买家拥有“创世藏品”,通常会附带许多权益。同时,平台还提供了一种把多个藏品合成为一个藏品的(de)玩法,合成可以用于创世,也可以用于其他(ta)藏品。
“归藏”也是(shi)国内较早开放二级市场的(de)平台,藏品的(de)价格曾经被炒到极高——一个免费赠送的(de)东西,在最高峰的(de)时候要价25万,“店主”说:“但是(shi)老板承诺的(de)很多东西都没有兑现。”
泡沫破裂的(de)时刻,更像是(shi)最后一根稻草被压倒:“平台出了一期之前已经卖过的(de)IP,然后价格非常高,一个就卖800多。高价再加上平台此前的(de)不作为,在藏家群体中间引发了一个风暴。它(ta)的(de)价格不停往下跌,跌到最后,当初25万元的(de)东西,现在可能2500元或者更低都能收到。”
01区块链、Forechain统计了国内998家数藏平台的(de)流通情况,发现有301家开通了二级市场,还有181家与场外交易平台挂钩。
不过有时平台的(de)限制也无法阻止淘金者。有藏家透露,即使幻核不开放转赠,场外也可以通过打包卖账号的(de)方式实现交易。
据《雪豹财经社》报道,幻核关停之后,“在贴吧、群等渠道,一些人(ren)广发收购广告,通过电子合同买断幻核账号的(de)使用权。”他(ta)们(men)已经下好(hao)赌注,准备入场抄底了。
在这片灰色地带,监管尚未到达之处,有上千家数藏平台在较量。它(ta)们(men)都是(shi)不肯退场的(de)演员,载着人(ren)们(men)的(de)金钱和热望,在越来越冷静的(de)目光注视(shi)下,等待下一幕开场。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(xinwen),更多原创资讯(zixun)请下载“澎湃新闻(xinwen)”APP) 责任编辑:吕妍 校对(dui):张艳 澎湃新闻(xinwen)报料:021-962866   澎湃新闻(xinwen)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我(wo)要举报 关键词 >> 数字藏品,NFT,元宇宙,Web3,炒作,区块链,幻核,腾讯,鲸探,阿里
数字藏品,NFT,元宇宙,Web3,炒作,区块链,幻核,腾讯,鲸探,阿里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820人留言! 共有:820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李苗发 说: 为人民服务
王帅军 说: 坚决维护党和国家的利益
李嘉城 说: 写的真好啊,说出了我的心声
李承檄 说: 不失为富家翁!
王柯萌 说: 这说的有道理啊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